1962年,印度仗着有美苏两大国的撑腰,自信心爆棚,惹到中国人的头上,他们派出王牌部队在中印边界挑起事端,同中国驻西藏、新疆的边防部队发生了一场武装冲突,史称“中印边境战争”(印度则称之为瓦弄之战),结果大败而归。

吃了亏的印度,并没有消停下来,反而像苍蝇一样不断在中印边境寻衅滋事,挥之不去,令人恶心至极。1963年开始,记打不记疼的印军在中锡边界地段开始不断挑事,当时印度在锡金驻扎2-3个山地旅。印军的挑衅手段有越界蚕食、移动界碑、修筑工事、架设电话和铁丝网、派飞机入侵西藏领空侦查等。

1967年9月11日,印度派山地步兵第112旅、炮兵第17旅从中锡边界的乃堆拉山口对我国边防军发动武装偷袭。但是,印度这次又误判了形势,错估了自己的实力。

9月11日凌晨,印军第112旅一名中校营长率一个连逼近我军哨所,我军严守“不开第一枪”的纪律,两军一度形成对峙局面。8点左右,印军率先向我军开枪射击并投掷手榴弹,造成与印军据理力争的连长李彦成牺牲,6名战士负伤。

当时对边防军下达的斗争方针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绝不示弱,绝不吃亏!”印军打了第一枪,我边防官兵立即自卫反击,仅仅7分钟就结束战斗。印军67人,余部仓皇逃窜,我军并未进行追击,但使用火箭筒摧毁了印军非法设置的7处防御工事。

吃了亏的印军,立即派炮兵第17旅对我边防军驻地进行大规模炮击,我军对此也早有准备,也早已制定了灵活多变的应对策略,虽然我国对中锡边境的冲突的原则是:“人员不能越境,子弹炮弹亦不能打到邻国土地上。”但是,边防官兵对敌斗争也是有一定的灵活度的,也就是毛主席所说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很快批准炮兵第308团组织30余门82迫击炮和120迫击炮进行反击,炮击持续了4天3夜,将印军的8个炮兵阵地轰成了哑巴。印军伤亡540余人,打不过的情况下,印军于13日晚10点停止顽抗,主动停火,上演“贼喊捉贼”的戏码。

印度向我国驻印使馆提出照会,诬蔑我军边防部队向印军发动“进攻”,还煞有介事地提出:“为了缓和紧张形势和防止局势变得十分严重,建议双方立即停火,在这个地段的双方部队司令官在乃堆拉山口会谈”。

周总理得知情况后,亲自批示:“敌人不打炮了,我也停止射击。”我军炮兵于14日中午停止炮击,印军伤亡增至607人,我军伤亡123人(基本上是在印军挑衅偷袭时伤亡,正式战斗中伤亡很小)。战后,印军按照我军要求,打着白旗到指定地点接受中国移交的印军尸体和武器弹药,拉了满满一大卡车。

这次自卫还击战斗31团4连、6连、机2连、炮2连、工兵排、2营部、75炮连、炮兵308团榴炮3营直接参加了战斗。3l团其他分队、师高炮营、33团3营、师工兵营1连、工兵305团10连、12连、雷达4连、汽车16团1、5连和军区加强的一些特业分队,也部分别担任了各项保障或机动任务,直接支援了战斗。

吃亏又蒙羞的印军决定找回面子。10月1日,驻扎在卓拉山口304号地区的印军廓尔喀联队第7营提前吃饭,全员整装待发。我军发现异常后,不敢掉以轻心,严阵以待。果然,11时左右,印军廓尔喀联队第7营的1名排长率8名士兵,手持砍刀,气势汹汹逼近我军哨所。

廓尔喀雇佣兵,世界闻名的外籍雇佣兵团之一。以纪律严明和英勇善战闻名于世,而且对雇主非常忠诚。来自于尼泊尔加德满都以西的廓尔喀村,在英国申请当兵,年薪8500美元,服役期15年。在过去150多年里,廓尔喀人已经参加了几乎所有与英国或印度有关的冲突。

我军哨所哨兵对逼近的廓尔喀印军提出严厉警告,廓尔喀印军完全不予理睬,一拥而上,企图绑架我军哨兵。闻讯而来的边防官兵奋力抢夺被劫持的哨兵,抢夺中,我军士兵将印军排长推出边境线,印军排长恼羞成怒,开枪向我军射击,其余廓尔喀士兵也拔枪射击,造成我军两名官兵牺牲。卓拉山口附近的印军炮兵听到枪声后,用51毫米和81毫米迫击炮向我军炮击。

我军山口分队立即开枪还击,不久,31团炮3连2个排开始以火力支援步兵战斗,3门82炮首先对305号敌火力点和迫击炮射击。3门57无后座力炮对敌301号地区之工事和火器射击。战斗中,越境挑衅的8名廓尔喀人士兵被击毙,印军发起挑衅的两个连被歼灭大半(195人),印军打不过,于当晚19时55分停止炮击。这场战斗持续8小时,全歼入侵之敌,又一次使印度在政治上、军事上遭到了失败。

此后,印军总结了中印边境战争的教训,知道中国军队有“不打第一枪”的原则,认定只要不开枪,就不会遭到中国军队打击,所以,有恃无恐地突破“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接触”的限制(实际上只是中国单方面后撤),不断地越过实际控制线,在中国军队眼皮下设点。到80年代,个别地区,甚至深入实际控制线公里。

军事上打不赢,政治上占不到便宜,印军之后便一直采取一些“下三滥”的手段,至今,印军还在中印边境不断寻衅滋事。印度应该记住中国这句古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