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现在有点疯狂,真的该管管了!不能这样任性发展下去了,不然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这些人。”12月4日,在济南花园路投资了一家“剧本杀”馆的张世刚向经济导报记者说道,“别的不说,我周边500米范围内,各种剧本杀店家至少有40家,据说还有新进的正在装修。”

经济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剧本杀因迎合Z世代的消费需求而备受推崇,市场规模已突破百亿级。然而,剧本杀行业却屡屡被诟病“乱象丛生”,重口味、强刺激、打色情擦边球等乱象频出。

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指出,规范市场利于长期发展。“监管并不是打压剧本杀,而是为了行业更好地发展壮大。”剧本杀业内人士曹刚表示。

刘伟是济南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平日里工作压力比较大,周末经常会约上好友们去玩一把剧本杀。

刘伟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他是看了《明星大侦探》后才开始玩剧本杀的。“刚开始在济南玩的人很少,玩一次得接近200元。现在开的店多了,价格降下来了,我玩过最便宜的59元,但相对好点的还得100元左右,而像《明侦》那样的实景剧本杀,得200元起步。”

刘伟介绍,剧本杀是由6—8名玩家各自拿着自己的剧本坐成一圈,一个DM(主持人)全程参与,每次的时长为4—6小时,通过推理、嫁祸他人脱罪、排查,最后找到藏在玩家中的凶手。“我主要还是喜欢剧本里人物角色的扮演,各式各样的场景布置,会让人有一种在现实生活里体验另一段人生的刺激感。”刘伟说,一场剧本杀好不好玩,不仅看剧本的好坏,DM的专业程度对玩家们的游戏体验影响也比较大。

张世刚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剧本杀的剧本一般可分为三种类型,最普通的“盒装本”一般由业内平台公开售卖,也可从发行处直接购买,售价在四五百元;“城限(城市限量)本”和“独家本” 则需商家在线上或剧本展会上填写意向表,由发行者反选授权销售,“城限本”在每个城市出售3至5套,每套价格在3000元左右;“独家本”在每个城市只有一本,价格通常在万元左右,一些好的实景“独家本”甚至可卖出更高的价格。

“前几年剧本总量少,好玩的剧本还比较多;最近两年剧本多了,好的剧本却越来越少了。”刘伟表示,近年来出现了大量质量堪忧的剧本,黄暴、低俗内容在剧本杀中有泛滥之势。

正如刘伟所说,作为一个投资者,张世刚也感觉到剧本杀的内容有走偏的迹象。他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目前剧本数量膨胀,但真正好的剧本少了很多。“大家都看到剧本杀能赚钱,就都开店,甚至有些剧本杀胡乱创作,硬错硬伤一片。”

张世刚在2019年开设现在这个店,当时的收入还是挺可观。“刚开始玩的人不是很多,但都是真正的爱好者,我的收入也可以。店已经‘养’好了,到了收获的季节了。”

张世刚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刚入行时,剧本杀的客单价在100—300元不等。“最早的时候,我店内客单价150元/人,一局8人,单局的收入为1200元,平均每个月40局,一个月收入也就是4.8万元左右,基本上可以保证在半年内回本。”

或许是看到这个行业赚钱比较容易,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我大体知道的,在我周边半径500米的范围内,至少有40家剧本杀店,而且很多都是新入行的人。”张世刚说。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在距离张世刚所在的位置不到200米的一家写字楼上,就有5家剧本杀店面。

不仅仅是济南的剧本杀门店激增。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线月,数量已突破4.5万家。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首次全年新增超千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2020年,我国新增超3200家相关企业。今年1—11月,我国已新增超5800家相关企业,同比增长103%。

艾媒咨询相关研究预计,在需求推动下,中国剧本杀门店快速扩张,行业市场规模持续壮大,预计到2022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238.9亿元。

根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超七成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超四成用户消费频次在一周一次及以上。

“我算是被忽悠进来的。看到各种小视频说剧本杀能赚大钱,什么一年成百万富翁,什么三年赚座别墅。看到这样的说法,确实心动,进入以后才发现做这行赚钱真不容易。”另外一家剧本杀店的投资者董斌表示,“从今年2月份进入这个行业就一直亏钱,不知道我能撑到什么时候。”

曹刚告诉经济导报记者,支付房租、人员工资,购买剧本,是门店成本的三大组成部分。其中人员工资和买剧本是主要支出,且剧本需要不断更新,买剧本的成本最高可占到总成本的六成,最低时也要到三成。

对这个说法,董斌表示认同。董斌给经济导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家普通地段210平方米的门店,设置8个主题房,每个房间的装修费用为8万元,剧本平均每本500元,一次性购入60本,就要3万元,其他道具等在1万元左右。仅这些固定的费用,就是68万元。再加上每个月DM的工资,6个人,采用底薪+提成的方式,差不多在3万元左右。水电网费在2000元左右,门店月租金每个月1.5万元。这些变动成本就接近5万元。“实际上,每个月的收入也就刚够维持住变动成本的。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单客价会下滑,到时候店里的收入可能都不够维持变动成本的,更不用说固定成本的投入。”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指出,剧本杀的成本除了固定场地的租赁和装修外,还需要不断投入开发新的剧本,而剧本质量是剧本杀的核心,也是凝聚创意的成果,开发难度并不低。

曹刚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开剧本杀店传出的暴富神话,刺激大量新人入局,但门店扩张速度太快,玩家增长数量跟不上,导致行业恶性竞争。“部分城市甚至出现了9.9元一局的超低价,这个价格完全不能覆盖成本,也必将加速部分门店亏损。”

央视的消息显示,今年4月,全国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当月,某闲置平台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了110%。

“剧本是剧本杀的核心竞争力。为了吸引玩家,门店需要大量购买剧本并持续更新,这将会产生不少成本,而部分店家为节省成本,会选择低价购买盗版剧本,然后压低价格招揽玩家,有时他们的开价甚至只有正常店铺的一半,这让坚持使用正版剧本的门店难以生存。”曹刚表示。

张世刚告诉经济导报记者,据他了解,在济南就有新入行的人购买盗版剧本。“我买一本剧本至少500块钱,人家可能只需要几十块钱就能买到好几百个甚至好几千个剧本的电子版,我怎么和人家拼价格。”

正如张世刚所说,经济导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发现,大量的店铺在出售各种剧本杀的剧本,其价格也是高低不等。

有卖家称,实体本和电子本都为1:1复刻,和正版没有区别,从剧本、道具、线索卡,到音频视频全都有。还有卖家直接在产品主页注明“产品是一样的,只是卖的人不一样”。在被问及版权问题时,有店家表示,这个不用管,没人查。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在一家店铺只要花8.5元就可以购买至少1600本剧本的电子版,其月销量达到1500余件。此外有的店铺还表示,除了可实时更新电子版,还能提供代打印服务套餐,30元的套餐可以用铜版纸打印,并赠送与正版外观相同的包装盒子。50元的套餐还附赠书皮、塑封等。甚至还有卖家表示,可1:1精装代打印本子。

“除了盗版外,重口味黄暴、低俗内容在剧本杀中有泛滥之势。”曹刚表示,“比如有的剧本杀内容有骂人的脏话,或是充满了黄色语言暗示,这给玩家尤其是未成年玩家带来了严重负面影响,应该加以规范和引导。”

在曹刚看来,这个市场中几乎没有监管,各种题材的剧本都可能被作者写出奇奇怪怪的内容,尤其是当越来越多的作者入行后,由于部分从业者对历史内容了解不够,剧本中出现了不少硬差错。“甚至有些剧本的提问就像问一个高中生‘1+1等于几’这样的弱智问题。”

“这个时候政府部门该出手对行业进行监管了,尤其是对剧本内容的审查。”曹刚说道,“监管不是为了打压,而是为了促进剧本杀行业向规范化方向发展。”

而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目前上海市文旅局向社会公布了《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指出,密室剧本杀行业经营单位应对经营中使用的剧本开展自审,建立健全内容自审制度,建立适应内容管理需要的技术监管措施。在内容方面,《意见稿》划出了十条基本红线,并对于剧本杀从业人员的行为也予以规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