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的维京时代,整个欧洲都笼罩在北方人带来的恐惧之中,以龙头为饰的船头一旦出现在海平面,则意味着一场血腥浩劫即将来临。这些来自北方苦寒之地的卓越武士们,以强壮的身躯、优秀的近战格斗技艺和悍不畏死的作战精神令所有敌人闻风丧胆,他们以战团为单位,或以猛烈的冲锋,或以坚固的盾墙浴血奋战,用滴血的矛尖和闪亮的斧刃歌颂雷神托尔的荣耀。其中,除了享誉东欧、名震拜占庭帝国的瓦兰吉卫队之外,在西欧世界也活跃着一支高度专业化的维京铁血战团,即尤姆斯维京武士(Jomsvikings)。

公元10世纪的斯堪的纳维亚,是风起云涌、风云际变的一个世纪。经过一个世纪的海外劫掠,维京世界已经与百年前大不一样。从海外掠夺的大量财富开始从根本上改变维京社会的政治经济结构,外来的基督教也开始转变部分维京人传承了千年的传统信仰,这片千年来未曾激变的土地已经到达了历史的转角。

掌控着惊人财富的维京领主摇身一变成为国王,频繁的征战掠夺让他们身价倍增,其所持有的经济、军事资源已经远超自己寒酸的祖先,旨在统一地区的国战成为了10世纪斯堪的纳维亚的战争主旋律。他们之中少数幸运儿在战场上常胜不败、开疆拓土、建立基业,但是更多的维京领主则被更强一级的对手消灭,他们原先的土地被敌人兼并,人口被敌人虏获,财富被敌人瓜分,吟游诗人悠扬的琴声中不再出现他们曾经脍炙人口的鼎鼎大名。

然而,这些败亡的维京领主们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因为昔日忠心耿耿的战团伙伴们依旧感念着他们已故主人生前的知遇之恩。幸存下来的他们,怀揣着对生存和复仇的强烈渴望,凭借身经百战的丰富阅历和令人胆寒的高超战技,搭把伙建立起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独立武装组织——尤姆斯维京战团。

任何组织都要有一个根据地,这些桀骜不驯的武士们选择了与斯堪的纳维亚一海之隔的文德兰建立起属于他们的家——尤姆斯堡。文德兰位于波罗的海以南地区,因当地土著居民文德人而命名。与维京人不同,文德人属于斯拉夫人,与属于日耳曼人的维京人区别明显。在斯拉夫人的土地上扎根立足,足以高调表明尤姆斯维京武士们的独立性。面对混战频仍的斯堪的纳维亚,他们在政治上不站立场,转而成为超脱于政治之外的雇佣兵,出价者高得之。谁愿意拿出丰厚的金钱赏赐,谁将会得到他们的绝对忠诚,因此尽管他们表面上不站队伍,但是实际上依旧是影响斯堪地纳维亚地区政治格局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因为尤姆斯维京武士是一群无家可归的流浪战士,昔日的主人已经被对手消灭,忠诚让他们不屑于向胜利者投降,因为在加入旧主人的战团时他们曾经许下忠诚的诺言。已经没有效忠对象的他们决定余生为两样宝贵的事情而拼搏奋斗——财富与兄弟。

尤姆斯维京武士的来源决定了这个组织对忠诚这个品质极为看重,只有忠实可靠的维京人,方有可能被吸纳进组织。除此之外,战团的加入还有许多非常严苛的准入条件,唯有符合所有条件的维京人,才有资格最终踏入尤姆斯堡的大门。

1.年龄18到50岁的勇毅之士。只有年富力强的成年男性才能加入,不过在尤姆斯维京人的历史上,只有一次破例,那就是年仅12岁的瓦根·阿克松,他是尤姆斯战团创始人之一神箭手阿克·帕纳托基之子。即便是亲爹是组织的总裁,小伙子也要参加招聘试炼。因为尤姆斯战团对个人的勇武和战斗技巧极为看重,弱者哪怕是拼爹也只能被拒之门外。他的考试内容是与战团成员西格瓦德·哈拉德松进行决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瓦根赢得了决斗。他在决斗中表现出来的技艺震惊四座,裁判团最终为其破例,准许小伙子成为组织的一分子。

2.团成员彼此之间严禁争吵、中伤、械斗。团结是尤姆斯战团的灵魂,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但任何内斗的现象都三令五申严格禁止。团组织在建立之初就知道内讧的危害性,团队的人数本来就不多,如果发生分裂那将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3.任何成员都有义务保护团内兄弟,为战死的兄弟复仇。战团珍惜每一位队员的生命,因此每一笔命债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任何人如果明知对手是杀死团内兄弟的凶手而不去复仇,将会被视为叛徒。

4.团内的所有矛盾纠纷由团长及其委员会仲裁。解决队员之间的矛盾纠纷是团领导的职责之一,领导人不仅要作战勇猛、一马当先,在处理平常日的矛盾时也要表现得当、公平公正、令人信服。

5.在面对人数与己方持平或少于己方的敌人时,严禁从战场逃跑,不过如果敌人数量远远超过己方数量,可允许择机撤退。尤姆斯维京战士不会在人数并不占优势的敌人面前做出有损荣誉的事情。但是在面对数量过于庞大的敌军时,谁也不是无脑硬刚的傻子,明智地撤退、保存有生力量是所有人的应该做出的选择。

6.所有战利品平均分配。尤姆斯维京战士是高度自律的组织,团队相信所有战士都是在战场上拼尽全力地战斗,当然每个人的表现都被其他队友看在眼里。因此战利品以平均的原则进行分配,这种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作风在该组织表现的淋漓尽致。

7.所有队员外出必须请假,如果超过三天缺席而没有事先说明和合理解释,则予以开除。尤姆斯战团讲究严格的纪律,队员们平时生活在一起,如果无故消失则会背上通敌逃跑的嫌疑。这种颇有现代上班族风格的规章制度正是千年前的维京人所遵从的。

8.营地和城堡内严禁出现妇女和孩子。尤姆斯战士对男女关系管理严格,组织不会禁止队员们的男女私生活,但是携带妇女入营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尽管他们对妇女不会失礼,受这条规定的限制,战团营地只有男性。

以上的8条规定是尤姆斯维京战团的基本招募条件,加入者必须发誓严格遵守以上规定,

如果发生违规行为,则甘愿无条件被团组织依法处置。在加入团队后,等待队员的将会是无情残酷的日常训练,队员之间互相频繁切磋战斗技艺,成为高度职业化的精英武士是所有人始终不渝的目标,也是他们立身的根本。

尤姆斯维京战团有许多杰出人物,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高个子托基·哈拉徳松。托基拥有王族血统,他的祖父是丹麦历史上首位统一全国的维京首领老戈姆,著名的蓝牙王哈拉尔德是他的叔叔。由于他身材十分高大,力量无与伦比,作战非常凶悍,因此在战团中脱颖而出,很快成为了战团首领。

在当时,挪威与丹麦之间的战争主导了斯堪地纳维亚的战争主基调。托基率领战团参加了许多对斯堪地纳维亚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影响的维京人内战,例如斯沃德海战。在这场海战中,尤姆斯维京战团加入了丹麦国王八字胡斯韦恩的军队,将挪威国王奥拉夫·特里戈维松的舰队全部歼灭。值得一提的是,托基本人是信奉奥丁与托尔的多神教徒,而斯沃德海战的双方是信奉基督教的两位君主,由此可见,他本人对信仰和利益划分得非常清楚,尽管效忠的君主与自身信仰迥异,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基督徒的鼎力相助。

在丹麦人赢得了对挪威人的战争之后,内部暂时稳定的维京人开始将他们的注意力转向北海对岸的英格兰,以战争为营生的尤姆斯战士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托基开始充当丹麦入侵英格兰的急先锋。这不光是因为他们渴望从英格兰掠夺更多的财富,而且还是出自丹麦国王斯韦恩的战略考虑,他早就打算全面入侵英格兰,先派遣不安分的尤姆斯战士们去探探对方的实力和情报不失为一个很奈斯的选择。

自公元1009年开始,尤姆斯战团的旗帜就成为了盎格鲁撒克逊人挥之不去的梦靥,他们频频出现在英格兰东海岸,东盎格利亚、肯特和威塞克斯地区成为他们的主要猎物,这让英王埃塞尔雷德二世头痛不已。与战团随行的还有丹麦国王斯韦恩的小儿子克努特,他就是日后的北海大帝,当时还是个少年,斯韦恩想让他在海外历练一番长长见识,由尤姆斯战团来保护,他比较放心。

为了让这群入侵者停止脚步,英王埃塞尔雷德二世采取绥靖政策,他从财政中拨出一部分资金用于贿赂丹麦人,通过这种类似岁币的东西换取和平,由于是支付给丹麦人的,因而史称丹麦金。在尤姆斯战团来到英国之前,这种以钱换和平的举措曾经存在,但是这次英格兰人提供了史无前例高达48000磅银币的丹麦金,这是有记载中最高额度的一次赔款。能支付如此巨额的丹麦金,可见托基与他的尤姆斯战团给英格兰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和破坏,以至于必须要尽量满足入侵者贪婪的胃口。的确,不同于以往的维京劫掠者,所有的战团战士都是高度职业化的精锐武装力量,个个都是老兵,相比起那些亦农亦兵的普通维京人,他们的作战技艺明显要高出很多,在历史记载中,这群入侵者除了在攻打伦敦这种城防非常坚固的大城市时无计可施之外,几乎未尝败绩,在野外战场上,他们罕逢对手。

通过尤姆斯战团在英格兰的初步立足,丹麦国王斯韦恩对英格兰的情况有了全面的了解,他随后于公元1013年全面入侵英格兰,但是托基的立场却发生了改变,或许是因为英格兰的富饶让他可以在这里获取更多的财富,或许是出于旧主人势力膨胀、卸磨杀驴的担忧,他这次选择为英王效力。

斯韦恩的征服很成功,但是却在第二年去世,他的儿子克努特即位为斯堪地纳维亚共主与英格兰国王。托基与他的战士们被新国王视为急需拉拢的一支力量,因为他们的强大武力能很好地为新登基的国王提供强大的威慑力和武装保护,震慑任何潜在的反叛分子,尽管他们曾经背叛过自己的父亲,但是新王打算冰释前嫌,与他们重修于好。由此可见,即便是权势庞大的北海大帝,也对尤姆斯战士们尊敬有加。

托基由于是战团首领,先后被克努特国王封为东盎格利亚伯爵、丹麦伯爵甚至王子哈德克努特的监护人,几乎成为斯堪地纳维亚的无冕之王。因为克努特国王的领土横跨北海,英格兰和斯堪地纳维亚都处于他的统治之下,国王常年在英格兰统管事务,分身乏术的他决定让托基替自己代为管理丹麦,直到自己的儿子成年。这是尤姆斯战团从普通的雇佣兵组织上升为皇家卫队的开始。

尽管自己正处于人生巅峰,但是此时托基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年人了,深感精力不济的他决定卸任退隐,回到尤姆斯堡安度余生。尤姆斯战团的首条规定就是队员的年龄是18到50,托基依旧严格遵守队规,在超龄后退出战团,从此消失在历史的记载之中。

尤姆斯战士们在信仰上始终保持着祖先古老的信仰,即便在基督教来临的时代,他们依旧不曾改变,这让他们一直保有鲜明的异教符号。他们认为,相比起基督教,祖先的信仰能让自己获得更为强大的战斗力,拥有火爆脾气的雷神托尔赋予他们无尽的战斗怒火,荣登瓦尔哈拉英灵殿的吸引力让他们浴血奋战视死如归,在维京人的精神逐渐被基督教侵蚀的时代,他们依旧固守自己的信仰阵地。

托基卸任后,尤姆斯战团逐渐走向衰落,因为如此强大的非政府武装组织让任何当权者都十分忌惮,旧恩主北海大帝克努特去世后他们失去了最后的靠山。尤姆斯武士只追随竞价最高的出资人,坚守自己的独立性,而且桀骜不驯难以管制,这些特质让国王们都视之为破坏权力平衡的潜在威胁。在半个世纪之后,信奉基督教的丹麦国王马格努斯倾全国之力向尤姆斯战团发难,他们的根据地尤姆斯堡被攻破,所有防御工事被拆毁,人员要么战死要么被俘,从此这个曾经牢不可破的组织最终走到了命运的终点。同样与之随风而逝的,是维京人千年以来的古老信仰,在尤姆斯战团解散后,不再有任何的维京组织带有如此鲜明的异教信仰,基督教的浪潮席卷了整个北欧,因此说他们是瓦尔哈拉神殿中古老诸神的最后一批座上宾,亦不为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