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殿“瓦尔哈拉”(Walhalla,意为“被杀者的大厅”)是北欧神话中阿萨神族供奉主神奥丁的宏伟大厅。战斗中有一半阵亡将士的灵魂会由女武神瓦尔基丽引入这座英灵殿,常伴奥丁左右;另一半则由爱神弗雷亚带到弗尔克范格宫的“色斯灵尼尔”(Sessrymnir,意为“满座”)。瓦尔哈拉大厅前矗立着黄金树,大厅天花板上挂着金盾,殿旁生活着神羊,一片一片啃食世界树的叶子,令太平盛世渐次凋零。

瓦尔哈拉大厅里,英灵战士和日尔曼英雄以及国王团结一心,准备在“诸神黄昏”(德语:Gtterdmmerung)中帮助奥丁。诸神黄昏指的是北欧神话预言中的一连串巨大劫难:世界经历了三个寒冬,从此没有了夏天,饥荒、瘟疫、杀戮像洪水一般蔓延开来;人类失去了宽容与互助之心,猜忌和恶意支配了灵魂,父子成仇,手足相残,人们用矛与剑互相砍杀,流血漂杵,率兽食人,连众神也加入了生死大战;恶魔的封印被解除,巨狼吞掉了日月,毒龙蚀空了世界树的根,环绕着中土世界的大蟒从海底升起,掀动海水淹没了整个世界……斗转星移后,世界重新复苏,劫后余生的神祗与残存下来的一对男女重建新世界。

《尼伯龙人之歌》的大女主克里姆希尔德最终将勃艮第人引入像瓦尔哈拉一样的大厅,在那里勃艮第人和匈奴人展开了厮杀,这一幕与诸神黄昏一般无二。王后将年幼的太子也带进大厅,众臣无不称赞太子聪明英武,唯有哈根口出不逊,预言此子命不久长。正当匈奴王艾柴尔心中不悦之际,勃艮第卫士浑身是血,跌跌撞撞冲进大厅禀报:匈奴王的弟弟率兵突袭了他们。哈根听罢,二话不说,拔剑斩了匈奴太子。艾柴尔见自己的独子命丧勃艮第人之手,怒吼一声便与对方战斗起来。怎奈勃艮第人骁勇善战,匈奴人死伤惨重,艾柴尔只得带领残部和王后撤出大厅。

▲[德] 阿尔弗雷德雷特尔《勃艮第人与进攻者战斗》,约1840年,版画

大厅被匈奴士兵团团围住,勃艮第人只得背水一战。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无法撼动他们的防守,一具又一具匈奴人尸体被抛出大厅。

▲[德] 阿尔弗雷德雷特尔《勃艮第人将匈奴人尸体抛出大厅》,约1840年,版画

不惜牺牲亲子性命也要激起匈奴王杀心的克里姆希尔德一见久攻不下,遂命人深夜举火焚烧大厅。火光冲天处勃艮第人焦渴难耐,眼见就要被活活烤死,情急之下哈根建议大家饮敌血止渴,并用盾牌支撑倒塌下来的屋架。就这样,他们坚持了一夜,翌日清晨继续投入激战。

▲[德] 阿尔弗雷德雷特尔《勃艮第人向克里姆希尔德展示吕狄格的尸首》,约1840年,版画

各路诸侯纷纷阵亡,匈奴人的封臣也都全军覆没。到最后,匈奴方面派出了哥特王狄特里希(即狄奥多里克大帝)生擒了哈根和恭特,这才结束了杀戮。克里姆希尔德要求哈根交出尼伯龙人的宝藏,哈根回答说,只要他的主人还活着,他就绝不说出宝藏的下落。彻底丧心病狂的克里姆希尔德手起刀落斩了自己的兄长——哈根的主人恭特,提着首级来见哈根。哈根见状,得意地告诉她,现在只有他一人知道藏宝地点,但克里姆希尔德永远也别想知道!

▲[德] 约翰亨利希菲斯利《克里姆希尔德提着恭特的头给哈根看》,1805年,纸本铅笔水彩画,48.8 x 38.7 cm

恼羞成怒的克里姆希尔德拔出亡夫的巴尔蒙宝剑嗖嗖地乱剁,顷刻间哈根便被剁成一堆肉泥。一旁的老英雄希尔德勃兰特见勃艮第勇士尽丧于这妇人之手,不由得要为众人打抱不平。只见他冲上前去,对着丧心病狂的克里姆希尔德挥剑乱砍,直到将这猖狂的妖后碎尸万段。

▲[德] 阿尔弗雷德雷特尔《老英雄希尔德布兰特怒斩克里姆希尔德》,约1840年,版画

争权夺利的斗争从不产生赢家,只会制造尸体。一片血泊中没人能获得财富和幸福,只留下失去亲情和爱人的痛哭。

尼伯龙人的宝藏在诸神的黄昏时分毁灭了众生,似乎只成全了被谋杀的英雄——西格夫里特,仿佛他的生命远未结束,死亡仅是开始。西格夫里特,愿彷徨的你能时时仰望苍穹,愿星光洒满你周身,毫无保留!祈盼黑暗降临时,你心依然坚若磐石,耳畔响起吻别时许下的誓言!纵使你孤身一人在这荒野上,啊,此时的你离家已远,离天堂已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