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12月16日发表了题为《2020年是美国接受“黑人的命也重要”作为运动而不仅仅是片刻的一年》的文章,作者为埃里卡史密斯。全文摘编如下:

今年夏天的几个月里,在加州威尼斯市商铺用木板封闭的橱窗上,用喷漆画在胶合板上的死于警察暴力的黑色和棕色面孔看着我们。它们每天都提醒我们似乎我们可能忘记今年警察暴行给我们国家造成的创伤。

6月初,人们走上街头抗议警察暴行和种族不平等,这似乎是对乔治弗洛伊德死亡事件的自然反应。一名白人警察无视弗洛伊德的求助,用膝盖压住这个黑人的脖子,导致他死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人行道上。看过这个视频后,有道德、有同情心的人难道不会愤起抗议吗?在听到弗洛伊德用最后几口气喊着妈妈而其他三名警察随意站在旁边袖手旁观后,人们不会跪下来以示团结吗?

诚然,弗洛伊德并不是第一个我们看到的因最站不住脚的理由死于执法人员之手的黑人男性,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有些人很久以前就决定坐视不管了,因此警察暴行和白人至上主义仍旧存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