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梅留斯·迪纳特是30千年至31千年早期的一位“恐惧大师”,来自于神秘的阿尔法军团。以“悲痛使者”与“九龄之人”(Instar-nine——instar有昆虫的生长阶段之意,或许应翻译成九次蜕变之人)之名著称。迪纳特在针对帕拉马5号(Paramar V)的入侵中担任恐惧打击指挥官。他以拥有相当的战略天分而为人所知,他指挥战争的风格错综复杂并且标新立异。

凭借高速机动的重甲载具以及近距离空中力量支援,他可以在撕裂敌方阵型后毫无怜悯地将他们碾碎。阿尔梅留斯·迪纳特本身也是一位专业的角斗专家与战士。他同时挥舞着雷霆锤与动力剑,并且携带着毒液球与磷化炸弹这样稀有的装备,是一位不可轻视的对手。

就像他具有神秘色彩的军团一样,很难确认这位被称为阿尔梅留斯·迪纳特的阿尔法指挥官的起源和其在军团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名字本身可能人为地编织自数个古泰拉失传方言的虚假片段,其大意为堕落的王子或虚伪的先知)。

这位军官仅有的影像资料见于极限战士的记录——这段记录出现在帕辛战役(Palcine War)的档案之中。战役过程中,在极限战士于阿萨那湾的战斗(the Battle of Asarna Bay)中被击退后,迪纳特被目睹与极限战士一连长,马里乌斯·盖奇针对指挥问题进行了一场臭名昭著的争吵。

众所周知,迪纳特是一位令人生畏的战略家,他热衷于非正统且高度复杂的攻击计划,这些计划通常旨在于降下致命一击之前将敌人的防御工事扯开并使其瘫痪。 阿尔梅留斯还是装甲机动统合作战和近距离空中支援战术的大师。

阿尔梅留斯·迪纳特被认为是恶名昭彰的Tesstra战役期间的战区指挥官,也是Oanessi种族灭绝和Callista Mundus的悲惨背后的策划者。 在荷鲁斯叛乱期间,他的名字很快就变得臭名昭著,从入侵帕拉玛开始,他便被认为是一位令人恐惧的打击指挥官。

毒液球:毒液球是星际战士使用的普通碎片手榴弹的升级版,属于高级变体,其中含有浸渍毒素的水晶碎片,这些碎片被认为是基于异形技术制成。

Cognis-Signum :一组先进的传感设备、通讯伺服器和遥测阵列,内置于动力装甲套装中,同样适用于机械修会的战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