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我国改革开放才刚刚起步的时候,名师大家的画作大都无人问津。然而,一位名叫许化迟的画家特立独行,他以5元一张的价格购置了9000张画作,而这些作品在当时根本无人过问。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日益火热,书画作品的价格也被越炒越高。如今,许化迟收藏的任意一幅作品的价值都可达上亿,可谓实现了质的飞跃。

许化迟是一名优秀的画家,更是一名资深的收藏家。他是我国书画收藏界的神话,引领了如今灿烂辉煌的书画盛世。

许化迟的父亲名叫许麟庐,是齐白石老先生的得意弟子之一。此外,许麟庐的原名本叫许德麟,因齐白石十分敬仰画家吴昌硕,而吴昌硕有“缶卢”的别称,故为弟子改一“庐”字。

1945年,当许麟庐第一次面见齐白石时,齐白石老先生已过耄耋之年,且对外宣称不再收徒。

1952年,许麟庐遵循父亲的意愿从商,在自家开办的面粉厂担任经理。不过,许麟庐却对绘画情有独钟。他将工厂的二楼改造成画室,每日躲在房间中作画,不到一年,工厂便倒闭了。

许化迟曾回忆道:“父亲最先跟白石老先生学的是画虾。白石老先生家中养了一大缸虾,他经常在水缸旁一待便是半晌。父亲先是模仿老师如何下笔,回来又加了些自己的想法,彻夜苦练,一夜间可以画出一百多张手稿。”

就这样,许麟庐经过长期的勤学苦练,画艺愈加炉火纯青,甚至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因而获得了“东城齐白石”的称号。

齐白石老先生也对这个“弃商从艺”的弟子颇为满意,对外宣称许麟庐是他最为满意的弟子之一。

直至1957年,齐白石老人作古,许麟庐仍侍奉其左右,研墨理纸,深刻领悟到了齐派艺术的真谛。

许麟庐师从齐白石期间,经营了一家名叫“和平画店”的画廊,是中国首家出售齐白石作品的画店。齐白石不仅亲手书写了匾额,还定期来画店转悠,偶尔也会亲手作画。

和平画店一度成为当时文学、艺术界顶流人物的聚集之地,每日门庭若市是常态,老舍、郭沫若、徐悲鸿皆是这里的座上客。

1956年,国家实行“公私合营”政策,许麟庐主动将“和平画店”捐给国家,并成为了这里的第一任经理。

直至1984年,许麟庐年老退休,他已经营画店二十余载,呕心沥血了大半辈子。

许化迟继承了父亲的绘画天赋以及锐利的商业眼光,在书画与收藏领域做到了“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成绩。

小时候,许化迟常常跟随父亲在和平画店转悠,亲身经历了不少“以画会友”的雅集,更是欣赏了来自各界名人寄存在此的画作。

许化迟本身在绘画上就有天赋与灵气,再加之得到了父亲以及书画界前辈的言传身教,自然耳濡目染了不少绘画与鉴赏方面的知识。

从小在如此浓厚的文化氛围下长大,许化迟的眼界与格局自然也远超寻常人。此外,许化迟的成功还得益于父亲硕大的“朋友圈”。

众所皆知,齐白石老人在业界以“吝啬小气”著称,可在许化迟出生时,他不仅亲自前去看望道喜,甚至还往襁褓之中偷偷塞了十元钱。能得齐老先生如此慷慨相待的,这世间恐怕没有多少人了。

许化迟成年后,国宝级画家黄永玉将其视为亲侄儿,宠爱有加,每年都会为他画像作为礼物。

刘海粟老先生年过八十,仍愿意为许化迟的画题跋。当代书画巨匠范曾也曾称许化迟的画作十分清爽。

1971年,许化迟师从胡爽庵先生,学习绘画技术。几年之间,许化迟便得到了老师的真传,在书画界小有成就。

不过,许化迟显然志不在此,他并未在画坛继续深入研究,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鉴赏与收藏领域。

父亲许麟庐的身边总是环绕着各大收藏家,诸如张伯驹、王世襄等人。许化迟在这些前辈的教导与提点下,学习了不少专业的鉴赏与收藏知识。

许化迟自小在父亲的和平画店浏览过不尽其数的名师画作,这些作品风格迥异,水平参差不齐。

而许化迟早已对“哪些画家是真正优秀的人才”了然于心,更是领悟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因此,许化迟在收藏方面也有独具一格的洞察能力。

许化迟最先收藏的是书画作品,也曾一度疯狂地迷恋上中国古代宫廷家具,还因此成为古代家具收藏的先行者之一。

26岁那年,许化迟正式开启了书画收藏之路。有一次,许化迟以100元的价格从朋友那接手了一幅齐白石小画。

他欣喜地带回家给父亲鉴别真假。父亲先是点了点头,说道:“这画是真品。”继而又摇了摇头,说:“可惜你买贵了。”许化迟立刻心领神会。

其实,齐白石先生的画作在当时的价格一般不超过百元,不过许化迟只当积累经验,倒也甘之如饴。

到了31岁,许化迟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大机遇。当时,国家为了创汇,在国家博物馆对外出售九千幅书画作品。

这些作品中不乏李可染等重量级画家的墨宝。许化迟得知此事后,自然喜不自胜,打算以二十万的高价将这些画作尽数买下。后来,他如愿了吗?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许化迟陪同何厚镗的夫人一同参观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对于何夫人的到来十分重视,特地安排了三个工作人员在一旁带路与介绍。

在与工作人员的交谈过程中,许化迟得知博物馆正在对外出售一批字画,瞬间提起了兴趣。草草参观完毕后,许化迟作为陪同人员,不好继续逗留,却在心中打定了再次参观的主意。

当天晚上,许化迟辗转反侧,脑海中一直盘旋着画作收藏,以至于难以入眠,熬了个大通宵。第二日,许化迟便早早动身前往历史博物馆。

其实,自1979年起,国家历史博物馆便开设了外宾服务部,主要是为了出售近代书画作品。

受到历史社会大环境的限制,博物馆常年入不敷出。为了维持正常开放,博物馆不得不出此下策,用出售画作的方式来弥补开销。

1983年,博物馆对外出售的作品多达近万件,数量庞大可观。此外,每幅作品的售价低廉,最低的一幅仅仅需要5元。尽管如此,这些画作仍然无人问津。

也有不少买家精通鉴赏之道,识得部分精品画作的价值,也同博物馆洽谈过,可奈何囊中羞涩,均已失败告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绝大多数家庭的生活条件徘徊在温饱线上。鲜少有人会为了满足自己的收藏欲望或兴趣,斥巨资购买大量藏品。

但许化迟不同,他早就具备了敏锐的书画鉴赏能力。他向博物馆的科长提到父亲许麟庐的名字,对方便暗自窃喜,认为此次必会成单。

果真,许化迟对这些作品展现出浓厚的兴趣。连续数日,他都泡在堆满藏品的博物馆库房内,仔细端详每一件藏品。

不出许化迟所料,近万件画作中充斥了不少名师大作,还有一些名气不高但画技精湛的画师的作品。

此时,许化迟的家底丰厚,远超寻常人家。然而,若是在短时间内斥巨资收购这批画作,倒是略显吃力。

许化迟原本也打算先精挑细选画作,再抽取部分购买。然而,他又生怕自己眼拙,错过一些真正具有价值的作品,留下终生的遗憾。

对于许化迟预备购买近万件藏品的行为,业内人士众说纷纭。许化迟的好朋友多次劝其三思而行,毕竟全部购买需要花费20万元,这简直是天文数字。

此外,还有一些不明所以的人百般嘲笑许化迟,挖苦他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还嘲讽他“中毒已深”。

然而,这些闲言碎语并未阻挡许化迟的脚步。外界阻挡的声音越大,许化迟便越是坚定自己的抉择。

为了筹措20万,许化迟变卖与抵押了几乎所有名下的房产、地产与值钱的物件。此外,他还四处奔波,向亲朋好友借钱,终于按期凑足了20多万,买下了九千多张画作。

如今,距许化迟购买画作已过近40年。当初不顾一切、一腔热血在收藏界摸爬滚打的有为青年已经年逾古稀,在艺术界早已远近闻名。

时间也证明了,许化迟当初的决定并不荒唐,而是明智之举。许化迟所购买的画作中,随意拿出一幅,都可估值上亿元,直接翻了成百上千万倍。

而许化迟一口气买9000幅画的事情更是成为了收藏界的传奇,“九哥”之名也因此人尽皆知。在不少人看来,许化迟购买作品纯粹是钻了时代的空子,捡了个漏。

此言非虚,毕竟在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经济环境并不完善,各项经济建设百废待兴,更别提与吃饭生计无关的文化建设了。

此时,国家已经没有余力拨款文化建设,以至于博物馆经济紧张。管理层多次商讨后才决定售卖近现代书画作品。

不过,售卖活动虽是对外开放,却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许化迟若不是亲自前来参观,恐怕会错过这些高价值藏品。

换句话说,如果博物馆公开拍卖,想必来自全国各地的其他收藏家早已将9000件藏品“瓜分”得干干净净。

因此,若说许化迟捡了个大漏,一点也不假。不过,许化迟之所以能如此幸运,更多得益于他与众不同的高超鉴赏能力。是他看到了这些藏品的价值,才不至于让珍品埋没。

早已作古的画家大师们也未曾想过,自己的作品竟会在几十年后受到后人的热烈追捧,拍卖价格令人咋舌。

2011年,齐白石老先生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卖出了4.255亿元的高价。

然而,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齐老先生的画作一平尺不过5元钱。到了七十年代,一平尺也才涨到了十元钱。直至齐白石去世,他都未曾见到自己的作品被世人视若珍宝的模样。

著名的画家、普通收藏家不曾想过的事,只有许化迟提前设想到了。他的眼光与魄力非常人所能及,他对自己的鉴赏能力更是自信满满。

许化迟的目光长远,看到了书画的升值空间。他更是懂行识货之人,体恤画家的艰辛与心血。

2001年,许化迟继承了父亲的“和平画店”,并将其继续发扬光大,发展成了“北京和平艺苑”。如今,许化迟头顶许多光环,拥有数不胜数的头衔,诸如:收藏家、鉴赏家、馆长等。

撇开许化迟的荣誉与作品的价值不谈,在那个艰难的年代,许老先生倾尽家产也要购置作品,并将其妥善收藏,才不至于让这些艺术珍品四处流散。就这份别具一格的勇气,都令人倾佩不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