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是谁?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在任意一个搜索引擎中键入“谷爱凌”,蹦出来的一连串标题足以凑出她的模样:自由式滑雪世锦赛冠军、斯坦福学霸、时尚达人、运动偶像

甚至当谷爱凌出现在成都融创的奥地利Red Bull签约运动员媒体见面会上,主持人还因为她的头衔太多在介绍时打了磕巴,引得台下一阵欢笑。

这位17岁的女孩,在过去两三年间被贴上了各式各样的标签,这是赞许也是压力。就连她自己都说“身体里住着好几个谷爱凌”,而她要做的则是,学习如何平衡和探索。

“这些标签都是别人选择性地贴在我身上,但我没把自己想象成这样。成长过程中做好自己,这是最重要的。”在八月中旬从中国前往欧洲备战北京冬奥运会前,谷爱凌和澎湃新闻记者进行了一次对话,聊了聊她的这段“别人家孩子”的故事。

接近半个小时的采访中,谷爱凌讲述了不少有趣的故事,而就在那些细节里,谷爱凌的“三面人生”被描绘得淋漓尽致。

“我参加任何比赛,目标都是拿冠军。”在成都融创举行的奥地利Red Bull签约运动员媒体见面会上,当谈起自己的北京冬奥会目标,谷爱凌直截了当。

自信、果敢、天赋异禀、实力超群,这是谷爱凌作为一名自由式滑雪运动员的真实样子。

“我知道很多人看到我,都是因为我是滑雪运动员。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明年的北京冬奥会。”相比于半个月后身穿旗袍的谷爱凌,此时一身运动服,头戴运动鸭舌帽的她,形象鲜明。

“我的生活里,奥运会是一个很遥远的梦想,像是永远不会发生。”谷爱凌自己说,她从8岁那年就许下“参加奥运”的愿望,如今,凭借着努力,她正在一步一步接近梦想,“但现在感觉却是一件很线月中旬前往奥地利进行训练,谷爱凌已经将生活大部分重心放在滑雪上,“从8岁开始自由式滑雪到现在,我现在每天越来越喜欢,也越来越热爱滑雪,这也和奥运会有关系。”

为此,赞助商奥地利Red Bull为她特意配备了营养师和体能教练。每天早上,她都会收到来自美国的邮件,上面是她每天的训练计划。即便从2月份世锦赛结束后,谷爱凌就没滑过坡面障碍,但她还是每天不断地汲取营养。

“我感觉现在身体状态非常好,头脑状态也是非常好,也在学习克服压力,希望到奥运会的时候能接近100%准备好的状态。”面对媒体,谷爱凌毫不掩饰她对北京冬奥会的渴望。

3岁被母亲带到雪场,一年后谷爱凌就学会了抓板、呲杆、猫跳等动作。就像她在13岁的班级演讲时提到的:“我觉得我有点与众不同,同龄的孩子还在哭闹和抱怨时,我正在小坡道上忙着呢。”

她自己也曾回忆:“有一次滑雪摔倒了,我突然意识到这里的新雪比我还高;还有一次我在滑雪时睡着了,妈妈花了好长时间才在雪堆里找到我。”

7岁那年,谷爱凌是太浩湖地区专业滑雪队里唯一的女孩,一年后她便开启了“打怪升级”之旅9岁拿到全美少年组滑雪冠军;13岁参加成年组比赛;14岁,囊括9个全美冠军在内的50个冠军

彼时,国际雪联这样评价她:“谷爱凌第一次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自由式滑雪的历史,未来可能还会有很多次。”

但按她的说法,“以前我是全职学生,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每年可能只有65天在滑雪。”这些话在别人听来或许有些“凡尔赛”的味道,谷爱凌却说得格外真诚。

再接下来,谷爱凌在2020年的故事就无需赘述,她在国际极限运动会X Games中创下一连串“第一人”纪录第一位在世界极限运动会夺金的中国运动员、第一位首次参加极限运动会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比赛便夺金的选手、第一位首次参加冬季极限运动会便带走2枚金牌的新秀女将。

“滑雪不是每天去打仗的样子。滑雪本来是飞翔,本来是好玩,是创造。”她曾坦言,对待滑雪,更多是一种热爱和游戏的心态,“因为这样压力不会太大。”

17岁的谷爱凌已经满是成就,但即便如此,面对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谷爱凌口中蹦出最多的还是“努力”,“我明白当你有一个目标,既要去热爱,又要去享受,但同时也要去辛辛苦苦地努力。”

“从家到太浩湖的雪场有4小时车程,我学会了在车上写作业,在车上睡觉,车上换衣服,车上吃饭。”在自述中,谷爱凌曾这样回忆。

而在纪录片《极限玩家》中,谷爱凌也曾在滑雪练习中摔出脑震荡而失忆;也曾在蹦床训练时从三米的高处砸在侧边的硬物上久久无法起身;她的锁骨、脚骨和手指,都曾因滑雪骨折过这些“脆弱”,反而让她显得更加立体和真实。

努力,永远是一名优秀运动员的必要条件,但并非所有努力的运动员都可以达到“成为偶像”的高度。而谷爱凌却在17岁就担得起了“偶像”的头衔。

2021《福布斯》中国名人榜,谷爱凌是唯二入选的运动员,同时也是年龄最小的上榜名人;2021年,她成为继姚明、李娜、冯珊珊后,第四位入围ESPY最佳运动员提名的中国运动员。

抛去运动员身份,她是考入斯坦福的学霸,也是时尚界的新宠。这些角色,可能每一个都让普通人望尘莫及,但只有17岁的谷爱凌却切换自如。

“我从小就说我有三个生活,当正常学生、当滑雪运动员、当时尚模特,我现在是在平衡这三个生活。”面对澎湃新闻记者,谷爱凌这样强调自己身份的变化。

为了实现梦想,她将4年的高中课程压缩到三年,一边学习一边考试。最终美国SAT(“美国高考”)的考试中,她的分数是1580分,满分则是1600,成绩排在前0.4%。

更戏剧性的是,考前一天飞机延误,她直到晚上11点半才到酒店,第二天早上摸黑去考场,却因为下雨订不到车。“为保证准时到达,爱凌在雨中跑了一公里到考场,参加的考试。”她的母亲古燕透露这样一个细节。

而在时尚方面,谷爱凌不仅受邀参与Vogue、Elle中文版和《时尚芭莎》的杂志拍摄,甚至还参加了巴黎时装周。

她像大多数爱美的女孩那样,追逐着时尚和潮流,即便要把大部分时间放在训练上,也不会轻易放弃“美丽”,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次去欧洲训练,我会拿出几天休息时间,往返巴黎和米兰。”

正是这种多维度的创造性,让谷爱凌打破了运动员的单一圈层。而她希望自己的偶像身份,能够帮助和激励“哪怕一个人”,因为她就曾经感受过偶像给与她的力量。

谷爱凌从小就一直崇拜着美国自由式滑雪名将鲍比布朗。不管是谷爱凌9岁时候得到了鲍比布朗的签名照,还是11岁时第一次在鲍比布朗面前完成一个高难度动作,抑或是16岁从鲍比布朗手中接过“像大宝石”一样的Red Bull头盔,鲍比布朗对她的鼓励和影响都是巨大的。

“他给我的签名海报,我一直挂在墙上。”这张写着“谷爱凌,你会大有作为”的鲍比布朗海报,陪伴着谷爱凌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将走上冠军领奖台,成为大众偶像。

“榜样的力量无穷的。”这也是为什么,当谷爱凌被当成别人的偶像时,她显得低调而谦虚,“我的目标是被至少一个人当成鲍比布朗那样的偶像,在他们人生的关键节点上,可以给他们帮助和影响。”

不管是滑雪冠军还是时尚偶像,当这些关键词成为谷爱凌绕不开的话题时,她又会颇为冷静地说:“我现在也在成长的阶段,每天都在学习,会问自己,我是谁?”

这段话是当谷爱凌被问及“如何排解压力”时的回答。与其说这是对外界发出的声音,不如说这是谷爱凌尝试对自我的一种探索。

她紧接着又说:“我最近学到了一件事生活不是别人的,而是自己的。如果有压力,一定是自己给自己的,而不是别人。”

那一刻,她的身份既不是运动员,也不是偶像,而是一个和其他普通女孩一样会遇到压力和烦恼的17岁少女。

“看别人很容易感觉人家都是完美的。但我不会把所有的生活都放在网上,不会把今天摔倒了,训练不好的事情说出来。”说话间,谷爱凌透着一股与她的“雨季”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获得的期许越多,谷爱凌肩上的压力也变得越大。这些都是她曾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感受,但如今还能保持“轻盈感”,正是她多了一步“问我自己是谁”的过程。

就像被问到“别人家的孩子是否会有压力”时,她会打趣地说:“如果我都是别人家的孩子,那我的家在哪里呢?”

可她也一直反复强调:“其实我就是正常的17岁的小孩,我回家跟所有小孩都是一样的。我身边的朋友从不会说,这是专业的谷爱凌。”

休息的时候,谷爱凌会像许多17岁少男少女一样选择“躺平”。“这是我刚学会的词。”当自己一口气说出了“躺平”和“内卷”之后,她还颇为得意,眼神里露出一丝机灵劲,咧嘴大笑,“或者尝试其他我喜欢的爱好。”

吃美食,其实也是谷爱凌的另一个爱好,“我还没尝成都的辣,但我想试一下。”她甚至还向东京奥运会的选手“打听”奥运村的伙食,听到“很不错”的回复后,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她会期待未来的大学生活:“我迫不及待想去斯坦福,因为我觉得那会很好玩,也能认识很多新的朋友,学到很多新的东西。”

她也会如少女一般,期待自己18岁成年礼的生日,“我那天估计会和奥地利的同学一起过,那应该会是很好玩的一天!”

“我说18岁生日我想去跳伞,她说,完全不可以!这是不可以接受的!”谷爱凌模仿妈妈的语气时,刻意调高了音量,惹得现场哄堂大笑,“等你到80岁再去跳伞,危险的事情只能选一样!”

谷爱凌8岁那年,就总爱从山顶一路冲到山下,这样的速度把妈妈吓了一跳,“我妈怕我滑得太快了,就把我放在专业滑雪队里,希望我滑得慢一点安全一些。”

但当谷爱凌的母亲看到女儿在滑雪队里做了一个后空翻时,“就知道一切都停不下来了。”

说起自己的故事,这位“别人家的孩子”又展现出了少女的一面对世界满是好奇,对未来满是期待。

在她看来,稍显不同的是,“我觉得我跟所有人都一样,只不过我对一件事有很大的热爱,也有很大的梦想。”说这话时,谷爱凌格外真诚。

这也就是谷爱凌的魅力所在,热爱滑雪、追求时尚、向往未来,在赛场上无所顾忌地挑战新的极限,而在赛场之外又能毫无保留地释放出对生活的热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