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的乐观情绪,市场上股价大跌的现实,呈现出一个吊诡的景象:人人都在欢呼,人人都在卖出。

苹果跌了5.6%,特斯拉跌8.3%,亚马逊跌7.5%,谷歌跌了4.7%。一夜之间,1.4万亿美元(约人民币9.6万亿元)蒸发。

中国A股市场,在3000点来回拉锯。当天的大新闻是,“电池之王”宁德时代的下跌:盘中最大跌幅近14%,市值跌破9000亿,创了一年来的新低。

在一片“熊来了”的哭悲声里,所谓的代表人类未来科技、控制产业命脉、影响国运走势的“伟大”公司们里,又有多少,能够真正践行那句:

当电池公司与车企谈判时,车企一开口不问技术参数、产能规划,而是发出“你有矿吗?”的灵魂拷问,这个行业一定出现了某种本质变化。

从2021年开始,碳酸锂(动力电池主要材料)的价格一路不回头,从每吨5万涨到26万,打破了2017年18万/吨的高峰。

10倍价格上涨,锂活出了“白色石油”的身价,做锂矿生意的人活出了当年煤老板、油大户的精气神。

但你恐怕很难想象,就在2020年,全球一半的锂精矿要么破产,要么在大幅减产。

上一轮涨价周期终结后,利润骤减的矿业公司窘迫到无法维持运营,只能解散工人、关闭矿场。

2021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333.4万辆,同比增长167.5%,渗透率从5.8%上升到14.8%。

市场上传出声音,十四五规划的2025年新能源汽车20%渗透率的目标,在2022年就能完成。

从特斯拉到五菱宏光,销量都站上新台阶。随之而来,各大车厂有了遍地开花的扩张计划。

开发新锂矿,前期勘探、调研至少要3年;后期走审批、建厂、投产的流程,又要至少2年。

这导致供需极端失调,叠加上疫情、通胀、战争、航运、贸易壁垒等因素,价格暴涨成为必然;

中下游企业在焦虑中争夺存量,抢购、加价、囤货,价格又用最快速度哄抬到不能承受的极限。

工信部4月30日发布数据,2022年一季度国内电池级碳酸锂、钴、镍的均价分别是42.1万元/吨、52.5万元/吨,19万元/吨,同比上涨456%、54.4%、43.2%。

锂业公司掌握了更高的话语权。他们在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等主要产区争夺矿场,投资项目;

在过去一年,矿商不惜拖延、撕单也要推迟发货,因为每天价格都在涨,每分钟都有人来电线%利润时,人们就会践踏一切法律

市场烈火烹油,锂业公司闭眼狂奔。在一季度财报中,它们的业绩都“量价齐升”。

“锂业双雄”之一的天齐锂业,在2020年还背着18亿亏损,到2021年扭亏为盈利18亿。今年前3个月净利润已33亿,同比涨了14倍,超过去年全年总

另一面,中下游的电池材料(正负极、电解液等)、动力电池、新能源车企则面临利润大出血。

4月29日晚,宁德时代公布一季度财报: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

同时,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在一季度的净利润也分别下滑了32.79%、19.43%。

宁德时代的产能一直在快速扩张,一季度的装机量近25GWh(1GWh=100万kWh),而其低价库存在去年底大幅消耗,一季度价格再贵也要采购储备。

特斯拉去年还靠90万辆的规模搞低价战术,结果今年3月一周涨价三次,多个车型上调1-3万元,涨幅超20%,而同期特斯拉的股价却下跌近20%。

一旦宁德时代带头涨价,二线电池厂商都会跟进。价格层层传导,只会加到消费者身上,并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但如果不涨价,就要对眼下的利润做出取舍。

也因为没有向下游传导涨价,造成利润暂时承压。但今年原材料涨势确实太快、太猛,已跟主要客户协商,二季度共同应对供应链压力。

利润被上游虹吸,对中下游公司来说利润摊薄,资金更是被原材料采购压得死死的。

此消彼长下,用于产能扩张、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的钱自然变少;而消费者最终买到的也是更贵的产品。

监管层出面稳定供应链。工信部、发改委等多部门组织了座谈会,引导锂价回归理性,并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二)中下游企业的需求暂时下降。

疫情停工和企业主动减产,造成需求短期下降,价格在上下游博弈中让步;(三)长期来看,原材料毕竟是周期行业。

据公开资料显示,过去一年,宁德时代拿下了巴西锂矿Mibra的77%包销权,投资

曾毓群表示,“如果是稳定的供应链,我们肯定不愿意自己去做这事(开矿),我们把钱用到我们最有效的地方”。

绝不是资金、精力最有效的使用方式:钱应当专注花到“技术研发”这个刀刃上。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稀缺

这个赛道上,松下、LG、三星SDI等日韩锂电池巨头,欧美的3M、优美科都有几十年的技术积累,松下在2008年就和特斯拉开始合作三元锂电池。

2015年工信部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在“白名单”扶优扶强的政策保护下,宁德时代在4年独立

中国市场从LG、三星SDI的手中夺了回来。与大众、戴姆勒、路虎、丰田、沃尔沃等国际车企,国内北汽、上汽、广汽、吉利、东风都达成了合作后,确立了江湖地位。

从年报可见,在2021年底公司产能是170GWh,仅一年就增加了100GWh,目前在建的产能140GWh。

而公开资料显示,到2025年宁德时代要建成产能700GWh,蜂巢能源600GWh,中创新航500GWh,国轩高科300GWh,都是各自当下产能的数倍甚至十倍。

从一季度国内动力电池市场来看,宁德时代所占份额稳定在50%左右,是绝对的主力。

据SNE Research数据,一季度宁德时代市占率提升近3个百分点,达到35%。已经是“亚军”LG新能源2倍以上。

转移到产业链布局,进入综合实力比拼。本来,各大电池厂商还在产能竞争阶段。但上游价格的黑天鹅,让新一轮洗牌提前。

10年前国内动力电池起步时,正负极、电解液、隔膜、锂电设备等材料设备和技术,都被日立化成、NGK、三菱、LG等日韩集团垄断。

所以宁德时代的背后,还深度绑定了像德方纳米、璞泰来、上海恩捷、杉杉股份、天赐材料、先导智能等一大批电池材料企业。

当利润承压时,很多企业为了眼前的利益,钱更多用于采购、扩产,最终很容易陷入“越卖越亏”的怪圈。而宁德时代最大的费用,仍然是研发投入。

2021年研发投入77亿元,研发费用率为6%。同时跑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两条赛道,也押注钠离子电池、无钴电池、固态电池、CTC、CTP等新技术方向。

2013年的4月,苹果二季度财报交出了一个最差成绩:营收同比增长11.3%,但净利润下跌17.8%。

从2012年9月iPhone 5发布后,因为销量低于预期,苹果股价就开始坠落。

市值在6个月时间跌去近50%,超3000亿美元蒸发,相当于跌掉了当时的微

而在2012年初,苹果才刚刚成为全球市值第一公司。宝座还没坐热,又还给了旧时代能源巨头,埃森克美孚。

在追捧你时,人们对股价怀有“永远上涨”、不切实际的期待;在股价下跌时,人们在恐慌中踩踏、试图把你贬低得一文不值。

因为消费电子、智能手机、4G/5G的大趋势是确定的。苹果做出了供应链转移、中国

从去年12月692元的股价高峰计算,宁德时代至今跌幅约50%,掉出了万亿俱乐部。

因为持续千百亿的资金投入供应链、技术研发,一旦利润出现波动,股价就容易被人看空这是包括苹果在内,所有上市公司都要背负的风险。

实际上,宁德时代在2015-2021年的营收、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6%、52%,和历史上

平是相当的。做难而正确的事,现在大部分科技公司如同政治正确一般将这句话挂在嘴面,但谁能在万亿资本的骇浪中保持坚定?

而我们正在经历的是又一场伟大变革新旧能源的交接,新能源产业上升的初期。

据乘联会数据,一季度全国乘用车市场累计零售491.5万辆,同比下降4.5%。

其中传统燃油车销量385万辆,同比下降18%;而新能源车国内零售107万辆,同比增长146.6%。

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渗透率领先,海外也处于爆发的拐点中,对于动力电池的需求还会成倍增长。

2021年全球储能装机率为205GWh,作为后起之秀的电化学储能达到21GWh,占比提升到10%,正处于加速发展的早期。

相比目前主流的抽水储能,电化学储能的优势在于能够摆脱自然环境的限制,直接紧邻城市环境布局。而目前电化学储能超99%使用的仍是锂电池。

宁德时代在2021年拿下了全球储能电池1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在公司总

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的老东家ATL,也是在2004年为iPod生产电池打入了苹果供应链,并在2007年拿下iPhone的大订单,在消费电子大潮中成为锂电池巨头。

为了解答这个疑问,在宁德时代内部,商业模式的创新,是与技术、产品、架构等并列的四大创新体系。

今年1月,宁德时代发布了EVOGO乐行换电,正式进入换电领域,直接面对消费者。

换电模式的逻辑是:既然电池在车辆成本中占比高,那么就车电分离,消费者可以更低价格买车,电池靠租赁使用。

而宁德时代的产业地位,不管从电池产能、电池技术,还是全国布局换电基建的实力,都符合换电模式。

对宁德时代来说也是一个破局点:跳出新能源汽车的中间制造商,构建一个以自己为主的新生态。

在定义未来、推动人类发展的几个技术趋势里,苹果先靠近了元宇宙,而非新能源。

中国基本都是跟随者,少有拥有主导权的科技产业。我们的半导体、光刻机、大飞机都还有长路要走。新能源,是

具备领先地位的领域,也是中国突破困局的支点。宁德时代正处于新旧能源体系交接的伟大风暴中。

表面上,宁德时代向上下游的产业链延伸,从改变地貌的矿石开采,车间里一块电池的生产,到超级工厂里一辆车下线,道路上的换电站

但更深层的,宁德时代也在构建自己的“新能源+”生态圈,将自己嵌入能源革命这一更高维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