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柔宇科技价值3714万多万的财产被法院查封、冻结,被强制执行超过1亿。

2017至2020年,无数人见证了曾经估值500亿的柔宇一步步走向衰败:从亏损3.59亿,亏到了8.02亿,再到10.73亿,三年半累计亏损31.95亿。

这样“离奇”的衰败,其实并不多见。看看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就知道起点有多高:

他还担任过美国IBM全球研发中心顾问级工程师,创立柔宇后,更是直接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先说个数据,柔宇从创立到2021年9月这近十年期间,共进行8轮融资,获得股权投资约61.97亿,债权融资约36.53亿,加起来至少融到了90亿。

全球最轻薄、可直接用于智能手机领域的彩色AMOLED柔性显示器,可以自由卷曲伸缩,其厚度仅约0.01毫米,不足头发丝直径的五分之一。

说直白点,就是柔宇计划在未来五年,把“柔”干到变态级,应用到消费电子、智能家居等各行各业乃至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虽然这个名字让现在很多人感到极其陌生,但当时却相当高调:地点定在了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集成了柔宇的110余项核心技术专利,售价8999元起。

半年后,在2019年4月,柔宇对外宣称第一批柔派手机售罄。但有报道显示,当时柔宇天猫销量还不足700台。

在发布会上,刘自鸿大谈柔派2屏幕能够承受超180万次弯折,独创3S全闭合线°完全无间隙闭合,跟柔派1相比,可以做到无缝折叠。

柔宇放线预售前两天,在京东的预约用户就接近30万人,甚至首批开售仅1.8秒京东平台就宣布售罄。

柔宇一直宣传自己是真正意义上的“硬科技”,有世界级的平台型技术,而非普通的应用型技术。

但市场上对柔宇推出的柔派手机普遍不看好,IT届甚至将这款手机评价为评价为:

巅峰的时候,柔宇拥有约2000人规模的团队,以技术人员为主,同时全球拥有4个研发基地,已经显露出了一丝大厂的风范。

一位自称在柔宇从事人力方向管理工作的员工,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爆料,柔宇已拖欠近千人薪资近半年,从保洁、保安,到管理人员。

如果员工愿意信任公司、愿意与公司共同发展,可以选择先不要这次工资,等到2022年2月再发,到时公司会一次性多发50%的月薪作为利息。

柔宇科技对于主动离职的员工,要求签一个辞职信,“由于个人原因,无法继续为集团服务……对此为集团带来的不便,我深感抱歉。”

柔宇掌门人刘自鸿因经常画饼,甚至被员工暗地戏称为“邮总”,他的邮件内容被员工截图传播出去,被广泛调侃成“邮件发薪”。

2021年10月13日,因与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柔宇科技存在未履行金额9503万元,创始人刘自鸿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

直到2022年2月底,柔宇位于深圳南山的总部大厦因为租金问题退掉了一层办公场地,由原有的两层收缩至一层。

从2018年柔宇发售“全球首款真正的消费级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柔派”起,到现在,谁都不知道,柔派手机有没有真正量产。

比如这几年经常被柔宇拿出来说的“超低温非硅技术”,虽然被柔宇吹得天花乱坠,但并没有受到其他手机厂商的认可以及应用。

这个技术虽然听起来挺牛,但它多数时候也仅仅存在于柔宇自己的介绍中,这个由柔宇独家研发的“秘方技术”,甚至找不到产业链合作方。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6代线产能中,柔宇的产能仅为15K/月,而京东方每条6代生产线代线K/月,相比之下,柔宇科技的OLED面板产能竟然是最差的。

所以,在技术和产能都得不到市场认可的情况下,柔宇科技的柔性屏始终无法打入主流手机厂商。

柔宇造出的手机用户不买账,又拿不到B端国内主流手机厂商的订单,融到的钱慢慢消耗完,又没有足够的赚钱能力,还要养活上千人的团队,自然越亏越狠。

有人说,错过历史机遇的柔宇科技,就像是一面镜子,映射着国内“概念公司”们的一次次空想。

除了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全球首款开发套件,甚至在LV大秀上,柔宇还亮相了全球首款柔性屏包。

把柔宇逼上绝路的并不是友商和同行,而是自嗨的后果——从融不到钱,到卖不动产品,更跟不上产能,一步步陷入恶性循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